民国红公馆

项目地点:南京 | 2017-07-11 424 0




【续】


丙申年初,吴先生来访,欲造店城南为旗舰,取民国风韵谓之精神,名曰民国红公馆。选址停当,有南北二楼架桥相连,流水其间亭院各处,后置松柏、芭蕉、紫竹、桃花、杨柳等。
 


【场】


经老门东牌坊入剪子巷东三十米处,由北拾阶而上,见五尺宽铜门向内,迎面玄关,屏风半掩,于转折处入公馆客厅,沿东西轴线布置吧台及礼宾区,中置岛台书塌,分离出内部交通,西侧吧台背景嵌入由艺术家独立创作的“南京故事”题材浮雕,辟邪、街巷、祥云、秦淮胜境等元素跃然画面,拉开通向民国往事之序幕;



浮雕上方正中悬挂,被誉为“当代书峰”乐泉先生创作的草书匾额“红公馆”,取材民国时期保存至今的紫桐木整板雕刻;吧台面放置磁石电话与上方灯盏呼应、书塌上布置百科旧籍、鸟笼、陶罐、烛台等细节,重温历史生活中最细腻部分,也许,公馆的主人正是如此书香世家。客厅东面礼宾区以壁炉为中心,墙面悬挂总统府旧照油画,与西墙面浮雕遥相辉映,粉彩绣墩与提花地毯一副娇滴滴的模样,优雅中透着仪式感。



客厅最为重要的作用除了迎宾送客亦是集散枢纽,南面并置两个入口,分别通往一层堂食区和北二楼的包间区;北二楼布置九个包间,取名“大千食园”、“逸仙别院”、“美玲客厅”等,分别以民国历史名人为线索取名,包间内布置除基本就餐功能所用的家具外,均以各人物性格展开叙事,还原记忆的画面。



通往二楼的楼梯始终暗淡,甚至晦涩,不禁回忆起旧作【竹里馆】中对“通过空间”保有的情感“试图在有温度的交互中保持部分冷静,从而在步入另一个场域前,整理出独立的情绪”。



而今,“独立的情绪”只有挂在灰色墙面正中的那幅画与空间和解,画面中推开的窗扇伸向街巷,窗台下粉色的荷花感染着盛夏的余晖,信札刚写了一半便要邮寄出去?似是一个女人的波涛暗涌。正是,灰暗的梯段正是为了波涛暗涌!


   


堂食区分为东西二厅,由过廊相连,过廊保持“通过空间”一贯的营造态度——在黑暗中获取光明,“向光性”是通过空间具备隐晦体验感的保证。堂食西厅由原始建筑院落改建而成,保留院落中的主要树木,通过重组微观庭院形成区域视觉中心。加建部分用反支撑结构将楼板剥离原庭院地面,使之形成更加轻盈的建筑体量,宛若将现代装置置放于古典庭院中。



顶面采用双层透明采光顶结构,便于过滤光线与节约能耗,日光下顶面可以获得饱满且充盈的自然光线,夜晚由外部投射照明,光影层层重叠,雨天时可观察到顶面充斥着落水涟漪的视觉奇观。



南楼呈传统建筑形式中“对照厅”布局,改造后仅留东过道为室内交通贯穿南北,其余空间皆遵从建筑梁柱关系,分割为四个独立就餐空间,围天井于内,并以天井平面尺度退让至柱基位置,改造成一池静水飘然屋外,置风灯于水面,与室内交相辉映,行人通过、客人入座,皆可体验到建筑落于水中的轻盈通透,消减了传统建筑室内相对压迫沉闷的感受。



            

【造】

每一次营造都是温故知新。由意淫到修正,一个时代的营造手法应该尊重这个时代的技术纲领并用艺术的方式呈现出来。空间产生于秩序限定,细节产生于逻辑细分。一个被工匠误解的细部做法有可能超越冥思苦想的细部创造,这是有可能的,并多次出现在现实之中,所以,营造亦需“破执”。一个构筑预想就像自然界中一个完整的生长,需要解读并抽离出最为基本的基因,构筑物存在于构筑之前,一切必浑然天成。


 
 


【性】

民国空间的具象形态看似是笨拙的,未被细化的,恰因此透出不同于其它时代的气质。如果你设想获取一种光线,是弹性的或忧郁的,又或者,你希望创造一个轻盈的体量?如此种种,都只是当代解析之后的意淫,并产生于现代主义进入中国营造体系之后。



用现代材料去表现之前的某个时代面貌或生活方式,像是用白话文解释古代诗词,唯有描述情境可以通达。万物起源、生长、变迁、外部力量皆不相同,生而有性,性生气息。


      


无缘生长于那个时代,对民国的理解,唯有感知,从书本史料里揣摩先人智慧,时而浮想联翩。邻家留声机的浅唱,厢房里的桌牌声,船坊琵琶声夹杂着嬉笑,街角转弯处着旗袍的女人。

每一帧画面传递的即视感都是时空的烙印。而民国餐厅里就餐的人们应该是怎样的姿态?优雅的,闲适中透着一丝讲究。他们热爱自然,享受午后阳光,闲时修花弄草;他们偶尔谈论时代的焦虑,却不忘享受餐桌上的美好。



潘冉

南京

\ 南京名谷设计机构

\ 设计师

简介 Introduction

  • 10383
  • 24
  • 6
  • 0

www.designwire.com.cn \ 关于设计腕儿 About us \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智囊团 Brainpower  \ 设计腕儿×地产商 Designwire×Land Baron \

京ICP备1500376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