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蜜咖啡轻食馆设计

项目地点:南京 | 2015-08-03 547 2

  “绯蜜咖啡轻食馆”——在JACO的作品中,这是笔者相当期待的一部。首先,蒙特里安同样是笔者非常尊重的大师,向大师致敬是一件严肃的任务,绝不是挂一两幅红黄蓝的印刷品就能轻松完成的工作。 其次,可以亲眼一睹JACO大叔的“少女风彩”也是一件乐事儿。“ 奇异瑰丽、自在随性、性感俏皮”是店主对空间气质的期待,而邀请作品大多以沉稳、内敛风格呈现的JACO主持设计,这种投资行为本身亦属“后现代”。(后现代­反对以特定方式来继承固有或者既定的理念)

  Gossip girl: …….the world is exactly as it appears, refined, elegant, imposing. But sometimes, all it takes is a little key , to open the door to the wild side.世界就如表面一样,精致、优雅、让人难忘。不过有时,需要一把小小的钥匙,就能打开通向外面世界的大门。(原剧台词)更多时候,钥匙也不是必须品。

  一间不大的咖啡店,虽不说能一眼望穿,拐个弯儿在墨色墙面的尽头便能看见梦露在憨笑。它的创作者安迪·沃霍尔说过:“ Every thing is beautiful. Pop is everything.”(所有的事物都是美丽的,波普就是所有的事物。)软装方面,不难发现设计师加入了不少波普风的元素。内部陈设的家具抑或采用了强烈的色彩处理,抑或在造型上强调了其新奇和独特,配饰则保持了明朗轻松的艺术风格.悬浮在空中的卓别林礼帽很呱噪:“嗨!敢打赌么!我们是UFO!”红色的“招财狗”殷勤的对待每一位客人“我得努力工作,要不主人会把我漆成黑色。亲爱的,别偷看隔壁的史密斯太太,她有暴力倾向的丈夫会把你撕成碎片!汪汪!”是的,这里就像一个客厅,挥霍快乐,自由自在,不管是不是符合所有人的口味,在这里,何事物看上去都不会粗俗,游戏性的混合在一起产生出奇异的艺术感。波普风有时会被评价为taste 不够high。但是作为波年轻人宣泄情感、充满表现欲的一种流行方式,它具体而又现实,既叛逆反抗又性感有趣,着实讨人喜欢。

  重新说到蒙德里安,现代大部分人对这位大师的认识可能着重点在于“红黄蓝的构图”。甚至很多人,认识“红黄蓝”可能是从Yves Saint Laurent的那条惊世骇俗的裙子开始。实际上,“红黄蓝”是一个系列的作品,伴随其艺术理论发展成熟。《造型艺术与纯粹造型艺术》这篇标志着他的抽象派艺术理论的确立的文章中,这位大师多次提到:"抽象艺术的首要和基本的规律,是艺术的平衡"。而20世纪中叶的西欧现代建筑完全从古典建筑观念中摆脱出来,便得益于蒙德里安这种平衡理论。

  因此,设计师在处理“向大师致敬这个课题”上,除了加入标致型图案元素外,在笔者眼中,设计师更追求对已故大师哲学思维的认知、方法论的理解运用。这就是为什么,在一个纯度如此之高的波普动感表皮下塑造的空间里,仍能感受到“稳定”。

  新的造型艺术表明:人类的生活,虽然经常屈服于时间和不协调之下,但仍然建基于平衡之上。真正的实在的造型表现,要通过平衡里面的力学来达到。在空间造型美术中,即便在复杂形状和色彩情境中动势平衡仍然是可以求解的。从目前的答案看,JACO的求解暂时可以被定义为是成功的,标致元素汇入的自然连贯,空间的稳定性塑造要求达标,同时也融汇了自己的哲学理解,而沟通之后笔者也认为这些新的元素、新的改变具有说服力。大家都知道艺术成熟以后的蒙德里安很少用绿色 紫色这些过渡色,他追求的是纯粹,这些纯粹一度被理解为经过洞察和内省后重新创造的秩序和极度简化的纯粹抽象构成的自然。因此他剔除了绿色,因为绿色是黄色和蓝色的调和,一旦有了调和就可能破坏了纯粹。所以他的“原色”,可以理解为一种象征着脱离了自然外在形式的纯粹“象征”之色。而JACO在对大师艺术作品极为了解的情形下,偏偏在这个空间里注入了大量绿色,这一举动可以被理解为一个“自然——纯粹——自然”的反馈空间的艺术行为。

  JACO认知中真正的“纯粹”也许是不存在的,亦如蒙德里安追求的直线。“直线也是曲线的一种状态,在某个特定的限制条件下,有一种相对直的曲线。 绝对的参照系 毫无意义。”在这种哲学理论的引导下,在Y轴的立面整体形态,仍然保持是以直线为主导控制的情境下,设计师在细部大量的加入曲线元素,柔和空间亦求得对比。而为什么选择绿色,而不是橙色或者紫色,可能更多的原因在于绿色相对拥有更冷静平稳的性格,同时也是自然界中频率最高的颜色,设计师在这里重新暗示,点题自然。总而言之,1+1+A+B=3若A+B=1,则成立。

  《创世纪》——“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神说光是好的,要和暗分开。”无论我们把空间如何数学化,甚至我们把光也尝试着用粒子波的角度科学诠释出来,光还是脱离不了本身固有的“神性”。说不出什么特别,但是个人很喜欢这个空间的照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设计师们总喜欢把类似于咖啡餐饮之类的空间做的很昏暗,继而“唰”一道光线打出,这个手法好像叫做“舞台戏剧灯光效果”。当下非常受欢迎,实践成功率也很高。但是笔者扔固执的认为明亮的光会烧尽空间所有的性格而坠入死寂;而弱的源源不断的光源则是潜藏世界的暗示,粘附着希望的想象。这是一个受光相对匀质的空间,暴力行为的给光少之又少,光洒落在它接触到的物体,在诸多表面回想、纠结和凝结时,透过差异形态的显露,将获得物体本身潜在的能量。

  JACO显然想进一步研究光线的这种特质,于是产生了黑白线条、斑马纹 、千鸟格等种种黑与白的关系各种组合,利用光与影的作用重新审视客观与视觉稳定的差异性。在光作用下直线丢失稳定,曲线充满力量,光与影的纠缠甚至有时会产生泛波普视觉错乱。一半写实一半虚构的伪壁炉,同种形态下不同颜色与质感,同种颜色的不同形态,同种颜色与形态的不同折射度的家具陈设,在光的催生下,在影的结果中,在稳定中变化,在变化中对比,在对比中和谐。光与影的因果关系构建出物体的多样形貌。当光穿越百重千叠的介质,落在地上,洒在墙上,依在身上,颤动喘息的灰色斑点在空间中唤起了“风”。于是这个空间中平静的光的流动,胜似极明的光线,指引我们透过盲目,进入更深的察觉。这里就像一个结界,光亮与黑暗同房,色彩与黑白同生。如果说黑暗里的一道光像一把匕首,割断满心纠缠与不安;这里的光,则像一条小溪,蜿蜒着从高处泻下,奔流着、渗透着、纠缠着、融合着所有,蕴含着力量激发出数不清的感知层次。

  不知不觉写了许多,情不自禁很宠爱这个“小地方”,它明亮、鲜艳、充满光感的色彩。它自由灵动,温暖亲切,散发着色彩的光辉。当你艰难的咀嚼着 “我是那惨遭杀害的连雀的阴影/ 凶手是玻璃那么虚假的天空”时 ,角落里橙色娃娃头的妹妹嘤嘤“I become a stone /not in time eternal /but in the present that transpires”。嘿,我说,我有一个答案,如果它不算是纯粹的谎言,那也一定带有很强的个人色彩。Gossip girl,我不能否认自己是个喜新又善变的人。但你拥有的绚丽色彩,像彩虹一样,令我心动。

018.绯蜜书角.jpg



潘冉

南京

\ 南京名谷设计机构

\ 设计师

简介 Introduction

  • 10382
  • 24
  • 6
  • 0

www.designwire.com.cn \ 关于设计腕儿 About us \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智囊团 Brainpower  \ 设计腕儿×地产商 Designwire×Land Baron \

京ICP备1500376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