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腕儿独家深度对话:法国艺术家 Bernar Venet

设计: | 项目地点: | 类别:腕儿对话 | 2021-12-06 7585 109

WechatIMG109.jpeg


2021年10月1日—2022年1月3日,在广东顺德和美术馆,法国艺术家Bernar Venet在中国广东和美术馆的“贝纳·维内: 单义游戏”——中国首次大规模个人展览,围绕其代表性钢结构雕塑与独特的数学语言,呈现了艺术家跨越接近半世纪的艺术创作。


Designwire设计腕儿对法国著名艺术家Bernar Venet进行了一次线上独家深度采访,围绕展览形式,及其艺术概念进行探讨,同时他还透露了未来将在数字艺术创作方向的展望。




以下缩写BV代表Bernar Vernet先生,DW代表Designwire设计腕儿


建筑、雕塑、符号


DW:你的作品是关于形式和符号、结构和景观、时间和历史之间的关系。您如何看待您的作品在和美术馆展出,其圆形建筑形式由日本著名建筑师安藤忠雄设计,这种文化背景对您和您的艺术作品意味着什么?


BV:首先,很遗憾我不能亲自去现场布置并观看展览,能在安藤忠雄设计的美术馆中展出对我是一个巨大的荣耀。在我看来,和美术馆如此简洁而完整的空间,与粗犷的雕塑形成了鲜明对比,我认为其效果很好。如果它在一个不够纯净的地方,雕塑就无法很好地凸显。原本我想不应该把雕塑和绘画放在一起,作品按照建筑的动线合理地分布在地板上,配合着室外一些随机组合的线,作品的一切都布置得非常好。



15.jpg


打破自己的枷锁

不做无趣的艺术


DW:从你的早期作品来看,二维墙面上的曲线有时会激发对多维物体深度的想象,这是你将绘画转化为雕塑的灵感吗?


BV:我以直觉创作,不断寻找新的艺术创作方式。像一些成功的艺术家一生都在作同样的画,也卖得很好。但对我来说,这就像拥有一份工作令我厌恶。我更喜欢冒险,最早在19岁时就开始做相对激进的创作,和艺术界常见的作品不同,而我的一生都在追求这种与众不同。


出于理论的原因,我经历了一段六年时间的创作停滞。我认为,要么创造艺术,要么什么都不做,我反对无趣的艺术“实践”。当在我30来岁时(66至70年期间)走得太远,于是决定停下来。一种出于本能的渴望,让我精力充沛地重新出发。当然,我也担心自己所要做的事不值得做。一开始我总是将作品藏起来,不向任何人展示,直到被邀请参加著名的德国文献展。


我在画布上呈现弧线、角度和直线,在这类主题上创作了大约三年。直到某一天,当我在切割画架时,有一块木头偶然间掉在地上,形成一个弧形。所以想不如去掉画布的依托,直接在墙上呈现。然后,重要的一步发生在1979年,开始以自由的构图做“不确定的线”。因为它不再是几何学的,也不再属于原先的作品涉猎范畴。所以我打算用几个月时间,证伪的话便停下;反之,则继续下去。之后,一条叠加的线被赋予了厚度,在地面上变成圆形,想象成在空间中的效果。当时住在纽约,去Canal St买了一些金属,回到工作室,把它们放在桌子上拍照,在尝试中发现新的乐趣。对实验的渴望,让我寻求从未被发现的创作方向,这就是我创作雕塑作品的灵感。

 


04(1).jpg05(1).jpg09(1).jpg



尊重直觉

保持好奇心


DW:您是如何使用数学语言创作概念艺术,去掉个人经验、文化背景,同时在形式创作上保持本能的直觉性?


BV:我被邀请在法国的博物馆和20个国际艺术家一起做展览。当时没有资金为展览做大型雕塑,于是决定以工业平面图的形式,俯视图、侧视图标以图示、尺寸。这些纯粹的工业图纸不再艺术,却非常精准。我意识到,也许呈现关于一个物体的信息会比呈现其本身更有趣。


所有极简主义艺术家以一些立方形、球体之类的变体呈现。这启发我不如以信息直接介入,开始创作工业图纸、数学图表,与人们所认识的艺术如此遥远。这便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创作看起来像艺术的艺术很无聊,一些东西不像艺术的创作,但可能终有一天会被接受成为艺术,才是让我感到兴奋。这其中蕴含了一种杜尚式态度。但这是另一个故事,有一天也许如果我们见面,我会告诉你与马塞尔·杜尚结缘的故事。


运用数学将我带入一个前无古人的领域。在我之前。在第一幅数学图标出现之前,所有艺术都可以被定义为具象、抽象艺术,所见即所得,但从未以图表的形式。这是一个没有解读空间的新类别,所有人从中会得到相同的信息。而人们可能从一幅抽象画会看到不同的东西,便是所谓的“单义”。当进入雕塑创作,拥有更多自由。你总可以看到在雕塑上“230°的钢条”的刻字,“乘以5”便是五根钢条组成。


这里我们得到的不完全的“单义”,但雕塑以“自述”的方式进行自我表达,与外部世界无关,没有任何参考物体、意识形态或对自然的复刻,所见即所代表。





混乱与秩序


DW:您的一些作品让人联想到混沌理论的双摆实验。混乱和秩序也是您的雕塑灵感的一部分,混乱是如何反映在你的创作中的?


BV:
因为我不相信几何学是理想的解决方案。因为没有理想的解决方案,我们可以向各个方向走。唯一的想法不要的想法,唯一的目标是要有创造力。如果将伟大的法国人的印象派画家保罗·塞尚先生带到今天的博物馆,他不会理解任何东西。这就是艺术家的目标,必须以艺术家的直觉推动特殊的东西,帮助人们看到以前没有看到的东西。混乱且不受控制的东西可以很有趣,给予艺术另一个维度,而不仅仅是壮观。


有一天,当我创作钢条雕塑时误打误撞碰落一地,突然想到可以用这种秩序和几何、无序和重力的混合做些什么?在今年7月,我在公众面前以雕塑来即兴创作,一些5米宽,6、7米长的铁条立着排成一排,用铲车推动第一个铁条。随着多米诺骨牌效应,3秒内将30吨的钢铁落在地上,一切都变得混乱,发出巨大的噪音。


无序的、不稳定的、分散的、无组织的、对立的、扰乱、偏离、瓦解、过渡、机会、碰撞。我将这些概念引入艺术领域,和作品深度绑定,做一些与过去完全不同的事情。



14.jpg


80岁再出发

数字艺术新领域


DW:说到今天这个艺术的突破,我们有这么多的电子设备,数字艺术变得越来越流行,因为他们开始把这种数学秩序和美学可视化,强调更多的非物质化。那么你对数字艺术有什么看法?


BV:我一直在用电脑进行新的绘画创作,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因为还没有准备好,所以没有在博物馆展出,他们将于明年6月在德国展出。在这些画中,我使用计算机改变文本图像的组成配置。它们像是浮雕,但在现实中它是完全平的。


我想做世界上存在的最非物质化的东西,最近在参与NFT数字艺术的创作。这是非常新的,我不认为我这一代的艺术家有人在做。有一些对它非常了解的顾问,帮助我解决专业技术的问题。


在法国有一个科研实验室(这里指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所有国家聚集在这个巨大的工厂,以生态学为基础,投入了数百亿美元为了创造清洁能源的未来。在常温下你可以看到一些光等离子体,这些等离子体在高真空环境变得非常热的时候,你就看不到它了。所以我要展示一个太阳温度10倍的东西,作为NFT去实现一个2秒种完全看不见的艺术品,完全的去物质化


有趣的是,我曾在高速公路上创作了世界上最大的雕塑之一:60米,75米宽,1300吨。而现在我做的是这种极其隐形的、不存在的艺术品。这很疯狂,那些极端的东西让我永远不会感到无聊。



正如Bernar Venet 贝纳·维内先生所说,“去阐释,就是去使世界贫瘠,使世界枯竭——为的是另建一个‘意义’的影子世界。”他在数学维度探索出一番艺术的全新景象,推动现代艺术摆脱了审美的束缚,也更加期待他日后在NFT数字艺术中的自由畅想。



【展览海报】贝纳·维内:单义游戏.jpg

 

设计腕儿×地产商

www.designwire.com.cn \ 关于设计腕儿 About us \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智囊团 Brainpower  \ 设计腕儿×地产商 Designwire×Land Baron \

京ICP备1500376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