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岩松:人要寄情于环境

设计: | 项目地点:北京 | 类别:腕儿对话 | 2019-07-01 6713 131

timg.jpeg

MAD建筑事务所创始人及合伙人 马岩松


《我与建筑师有个约会》第一季邀请到中国建筑师马岩松、张永和,美国建筑师Steven Holl等多位大师级人物,讲述他们的“筑梦”故事。或突破常规,或返璞归真,或充满人文关怀……叙述当下世界建筑风貌的同时,给予丰富的灵感启迪。此期间,设计腕儿有幸采访到马岩松,倾听大师内心对于设计的感受。


Q:您一直以来以山水城市的构像、哲学来发展自己的设计,在建筑中体现自然,您这一路摸索的过程和实践至今,有什么心得?

A:山水其实是一个切入点,我一直觉得传统的建筑比较考虑人对自然的感觉。看到一处山水我挺认同的,我就提出来。但现在我不太说山水,我更偏向于感觉,比如谈云的感觉,云到底对人意味着什么。在情感上,云的漂浮、洁白、不稳定,全是有文化属性的,不是一个物理的东西。这个跟西方很不一样,西方更科学、更逻辑一点。

 

6366932814899899485943559.jpg


Q:您在扎哈工作的那段时间,它对于您的职业生涯和设计观点有什么影响吗?

A:我对建筑有兴趣是因为它能作为一种文化的形式去跟不同的文化进行对话,这是我最感兴趣的一点。全世界有那么多种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传统、人的不同的价值和思考方式,盖房子的时候你要考虑你的文化和他的文化怎么对话,然后我们的未来是什么。其实我现在想做的事,是找情感和思想里完全抽象的、没有任何视觉和元素的某些东西。真正做这些的时候是完全陌生的,西方和东方都不知道是什么,是一种新的东西。

 

6366933786130962403152910.jpg

Q:您在欧洲的第一个项目,在这个过程当中,是否有遇到这种针对不同文化的问题或挑战吗? 

A:他们其实非常尊重设计师的想法,什么事都会问你,这是和中国不一样的。其实挑战还是在自己。我知道能在那做一个项目就很不简单,但是其实真正的问题是让我做什么。因为我当时就觉得,巴黎已经存在那么多重要建筑师的作品,那我去做什么?以我的文化身份,如果说都是关于文化对话的时候,那我带来的价值是什么?这是我最大的一个自己的问题。

 

6366933802991684081962881.jpg


Q:你会首先考虑你的作品能给当地的文化带来什么样的对话或者新的东西?

A:我带来的肯定是一个新的东西,它又能代表我的价值。我去那么多地方做项目,人家听说我们是唯一的一个在国外做过的,都会觉得很怪。因为中国的建筑师这么多,还到处去发表,为什么人家不邀请你去设计他们的大剧院、美术馆或者博物馆这些,我觉得问题就是在文化上面。我觉得西方的路走到今天它是连续的,但是东方它是断掉的。东方这么厉害的文明、传统、历史,到底在未来能成为什么,这应该是全世界都很好奇的。


6366305216298724794288971.jpg


Q:您做了很多优秀的作品,之前您也有聊到,您最在意、最重要的作品是《胡同泡泡》,为什么这个项目对您的意义这么深远?

A:因为小,小就更个人化一点。我是05、06年做的那个项目,在北京奥运会前。那个时候周围一直在做“北京2008”(这个主题),谈的也都是那些大的视角,国家怎么样,整个气氛就是没有“人”(的视角)。那个项目是在谈一个个体在社区里,里面没有去复制一个老房子,新房子也不带任何的文化符号,完全就是一个抽象的泡泡,也说不上是从西方还是哪来的,但是它又长在这个老的环境里,我觉得这个就代表我在那个时代里生活的感受。

 

6364655694918328173259393.jpg


Q:在您的设计作品中,有很多都是投入了人与自然的思考,建造建筑和自然放在一起,乍看它是冲突的,那您在创作的时候怎么去平衡建筑与自然的关系?

A:它不是建筑与自然放在一起,它是设计师在建造人工环境的时候,是要考虑人在这个世界中对环境的情感。这种情感其实在过去的城市建筑、山水画、音乐、文学等等艺术里都表现出来了。人要寄情于这个环境。而今天的环境是机器,西方工业革命认为建筑是构建在机器上的,它是关乎于功能的,它是缺少情感对话的。有一阵未来电影全是黑暗的,像废弃工厂那样的。这是你要建造的未来吗?肯定不是。至少它跟过去的世界一比,文明程度肯定低了很多。所以如果说你未来理想的城市,它肯定是关于情感方面的。


 

设计腕儿×地产商

www.designwire.com.cn \ 关于设计腕儿 About us \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智囊团 Brainpower  \ 设计腕儿×地产商 Designwire×Land Baron \

京ICP备1500376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