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精忠:解构万柳 设艺之间

设计: | 项目地点:北京 | 类别:腕儿对话 | 2015-11-05 7261 65

  “对我来说,艺术收藏已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而我也运用到我所设计空间里,让艺术收藏不仅仅是收而藏之,而能让更多的人欣赏,每个艺术收藏的背后都有一段故事,我希望能将这一段段迷人的故事与更多的人分享,所有的艺术品从占有到收藏,都是期待艺术行为能在空间里激发出独特的趣味”-----谭精忠


  设计如人,人如设计。接触过谭精忠,你就会明白那些纯净、简约的设计作品为何会出自他之手。这是一位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深刻理解并对艺术品收藏及创作饱含敬重的设计师。十月的北京,秋意正浓,借万柳书院样板房设计的契机,Designwire独家采访了被称作设计界长者的谭精忠老师,从设计到艺术他娓娓道来,30年的阅历于他而言是经验,对后起之辈来说更是宝贵的借鉴。

  谭精忠,生于台湾,资深当代室内设计师、艺术收藏、跨界策展实践者。设计风格以【新东方】为标志,将当代艺术与空间结合,东方元素的应用在业内独树一帜。作品多次荣获国内外室内设计大奖;连续多年入选《中国环境设计年鉴》、中国十大当红设计师等。任教:台湾实践大学讲师、清华大学环境艺术学院讲师。12333-1.jpg



  DW:在您30年的设计经验看,您对设计的最大感悟是什么?

  谭:在第一个十年,我刚开始做设计师的角色,和现在的年轻人一样懵懵懂懂、语不惊人死不休、什么东西都敢碰,只要让我看到我就想学。那个时期我觉得自己像一只猴子,猴子的求知欲很强,人做什么他学什么,不一定学的很像,但一定是不停的学。当然,我也会思考,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些东西变成自己的,而不是一味的模仿以至于和别人撞衫。

_GA_9504.jpg

  到了第二个十年,我开始有自己的物欲,并且对案子做取舍来满足自己的物欲,毕竟那个时候在国外得了很多奖,自己也算小有名气,所以会有想法坚持做自己。说实话那时候有些迷失也有些小骄傲,做设计也一样,不会再像猴子一样去学东西,很多技巧性的手法也被忽略了。不得不说我们这一代的设计师把一些不好的东西带进这个圈子,比如模仿大师名家的作品,但是现在不会这么做了,在样板房里摆的都是真的,我们把这坏习惯带进来,也应该以身作则去改正。但对于设计师的成长而言,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经验,在做自己之前一定是要先复制,先去模仿。

_GA_9751.jpg

  第三个十年,我对设计开始慢慢回到第一个十年的状态,我开始帮一些人去逐梦,在这过程中,会告诉他们我的经验,并且教育他们不要走错路,不要在物欲的路上反应那么快,而是应从蹲马步开始苦练基本功。现在我做设计不会以强烈的张力去完善空间,让空间有自己的表情,但是细节部分都是原创的,不复制、不抄袭更不借鉴,而是自己的感受、经验以及对生活理解的真实反射。不和别人一样当然也不是特立独行,而是要明白什么时候收尾是最好,我希望年轻辈懂得如何善用自己的资源。


  DW:您曾经有很多跨界的尝试,比如艺术和策展是兴趣所致吗?能否谈谈您对于「设艺之间」的理解?

  谭:设艺之间其实很简单就是设计与艺术对话从而产生的新生活空间,我们都在生活的状态里,如果你的生活状态很好,你需要什么东西,恰巧他又在旁边陪伴着你,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艺术品如果有生命,他应该可以比我们活更久,对于艺术品而言,人是他的陪伴者但不是主宰者,人应该尊重艺术品,如何尊重,在我看来是要把它放在一个对的地方,很多人把艺术品放在仓库里,但如果艺术品有感受他一定对这件事非常不高兴。

  艺术之所以成为艺术是因为他有自己的价值,对人类的身心有影响。艺术是很主观的东西,为什么这么主观的东西会被你欣赏,其实就是一种缘分,他们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我有一个奈良美智的梦游娃娃,7年前买的不到70万人民币,后来700万台币卖给了有缘人,她离开的时候我像嫁女儿一样,因为她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后来,我把赚来的钱去帮助一个自闭症的儿童,这就是艺术厉害的地方,它可以有自己的故事和情感,也可以辗转做更多有价值的事情。

  设艺之间是我职业生涯里一块不牟利的净土,艺术品像我的孩子一样,什么时候嫁人什么时候生小孩,似乎都可以限定,但是他们创造的利益我不会要,而是去做更多的事情,这也是设艺的真正价值体现。

Lot+272+Nara.jpg


  DW:万柳书院是您新近完成的作品,能否介绍下这两个作品的设计初衷,以及要表达的理念和态度?

  谭:这个项目做的时候我与客户经过了很多沟通,我希望通过设计改变人们对样板间的固有看法,而不是千篇一律的风格。而且我强调空间的实用性,不是一个个酷炫的象征,如果大家一直在探讨强调视觉层面,那么未来我们的设计就会形成一个状态,叫语不惊人死不休,谈化整为零的人或者强调空间应该被精简的人就没有机会了。


  DW:在万柳书院的设计中,您强调了“家”这一概念,能否像我们介绍下您是如何在万柳塑造家的?

  谭:家,其实就是映照你人生风景的地方:好茶好诗好艺术,好酒相伴朋友共享;体味在这里的人生百态,有温度、有希望、有感触!“家”也是为了一种休息和释放,给予温暖的安慰和接纳;在万柳书院延伸及穿透的错落设计增强了这种融入感,一步一景,错落有致。

  在我看来,一首好诗不见得要华丽的辞藻,空间的营造自然也无需繁复的堆砌。摒弃外在浮华修饰,安静低调的气质暗藏于极致用心的细节之处,借用精选的家俬与艺术形式共融而演绎当代的精致生活,除此之外,简约的线条也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让空间刚柔并济。


  DW:据我说只万柳书院您倾注了很多艺术品的概念,这里的画作和摆设都是原创设计,能否向我们介绍下您这样做的初衷?

  谭:这里所有的艺术品都是订制,为此我还做了一个小册子,来展现这些作品,比如餐厅的餐巾环,它的灵感来源于台湾野柳的女王头,那是野柳的一大标志物,但是因为风化女王头的脖子越来越薄,有人说他五年内就要断掉,现在大家都在想怎么去保护他,也是我如此设计的初衷,用另一种方式纪念。

  这也是我想要和大家分享的,我不是在谈我有多会做设计,但是我强调生活里的趣味,不要全是别人用过的,别人弃用的,所谓的大家作品未必适合现在的家庭,因为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一样。

  就像很多古典风格的样板房,桌子都是满满的,想喝个下午茶都没有地方放杯子,而且满满的物件当中,彼此并没有联系,这就是我们普遍存在的问题,把别人的文化拿过来,却不知道怎么使用,不会运用是因为不理解那些东西的意义,这是很可怕的。现在有很多人想做自己文化思维的东西,我觉得是件好事值得大力推广,但这很难,小的设计师名不见经传很难引起业界的注意,即使做的再好,很多人还是愿意去买国外的艺术品而不愿意支持自己的民族产业,这很可惜。


5_GA_1_0093.jpg


  DW:万柳书院是您对于您钟爱的新东方的一种诠释吗?何为新东方?

  谭:什么是东方,很多人有一种误解,他们把过去的画作过去的经典抄过来,以为这样就是东方了,其实不是的。说新东方也不是很准确,只是大家现在都这么说,其实我更想强调的是去新,我暂且称之为现在东方,现在、东方。现在是什么?未来是什么?如果不正确的思考现在就不会有未来,就好像星际大战这部电影,里面讲述了很多未来的场景,但都是现在的人想出来的,何尝不是一种对未来的思考呢?这里的导演剧务都是对未来有贡献的。

  比如说东方山水,什么是东方山水,我在客厅有一个伏笔,在那里画了一幅画、一张文人画,用西方的技巧画一个东方的形体。那是一张很有趣的油画,而内容确是中国的奇特山水之景:一颗黄金树、一个最大的瀑布,前面有一座山,山里有一个三进士的书院,书院前面有一块小石头,石头上刻了2个字 ‘万柳’。这种中西合璧的做法即成全了我对于艺术品的理解,也展现了我想要诠释的空间感受,两全其美。

叠层05_彩虹景,李启豪,h85x170cm,布面油画,2013.jpg

  DW:您认为新一代的设计师应该具备怎样的素质,以及在发展道路上您有什么建议吗?

  谭:曾经有一个人问我,他说他做了十年设计,现在是一个瓶颈,他不知道该怎么发展下去,我说我做30年了,我的每个十年都在想这个问题,然后我就问了他一个问题,我说你愿不愿意本来一年做十个案子、现在做五个?你愿不愿意每个案子赚20个百分点现在变10个?你愿不愿意做一个案子不赚钱?这就是一个思考,你没有这么做谈何发展和进步,作为年轻的设计师,既要打好基础开拓思维,当然也要懂得取舍,在小有成绩时勿忘初心。

  近些年我的一部分精力也在培养新的设计师上,我告诉我团队里的设计师,年轻人要勇于表现自己,但也应懂得分寸,就像某个大赛照合照一样,辈分重的自然站中间,资历浅的自然站两边,但是要有一颗向中心迈进的决心。

  我不想做那种为老不尊的事,在设计圈我已经算一个长者了,还去和年轻人抢地盘这不是我想干的事,但是设计要想让人尊重,他必须具备一些好的经验和资历,因此我愿意做年轻人的领路人。

 

 

设计腕儿×地产商

www.designwire.com.cn \ 关于设计腕儿 About us \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智囊团 Brainpower  \ 设计腕儿×地产商 Designwire×Land Baron \

京ICP备15003767号-1